澳门永盈会在线娱乐 > 数字彩票 > 「塞尔达传说赌钱在哪里」你真的敢接受孩子与众不同吗?

「塞尔达传说赌钱在哪里」你真的敢接受孩子与众不同吗?

2020-01-11 14:54:10

「塞尔达传说赌钱在哪里」你真的敢接受孩子与众不同吗?

塞尔达传说赌钱在哪里,「和千寻一起看电影」 第42期

影片简介:《小孩不笨》是由梁智强执导的新加坡儿童喜剧电影,讲述了国宾、文福、泰瑞三个就读em3课程的小孩子,如何应付学业以及三个家庭的互动和冲突的故事。

适影范围:7岁以上小朋友、成人

先给大家讲两个最近发生在千寻身上的小趣事。

第一件事是前几天她们班举办了一次叠被子大赛,非常棒的比赛,我打心眼里支持。比赛前一天,细心的老师特地教了他们怎么叠被子,为了促进小朋友的积极性,可爱的ada老师又自己破费准备了小奖品。

比赛当天,千寻同学放学后跟她爸在外面晃悠到快九点才回家,回家就冲到了我面前大声汇报:“妈妈-妈妈,我跟你说,今天叠被子比赛,我不是最后一名哦!”

待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又说:“嘟嘟和我都是最后才叠完的。”

敢情是并列倒数第一,哈哈!我暗想,小姑娘先发制人的气势还是拿得很稳的。

我说:“不应该啊,前几天咱们还在家练习过呢,虽不至于勇争前列,也不至于倒数第一嘛。”

她小嘴一撅,很认真地解释:“我叠着叠着,想到一个新办法,就想用新办法,可新办法又不好用,我叠啊叠,叠啊叠,老是有多余的角……”

原来,是标新立异惹的祸。

(附叠被子沮丧照一张)

叠被子事件暂时告一段落,我们继续掰第二个小趣事。

千寻同学最近热衷于玩“悟空数学”app,不是她对数学多么感兴趣,只是单纯热爱里面的小游戏。

“悟空数学”里面有个“数字”版块,这个版块里第一个小游戏是练习写数字,只要你能按笔画把数字写出来,就闯关成功。

某天,我在看书,她在玩写数字,大家各得其所,气氛融洽。我正看得入神,突然听她一声大吼:“这什么破游戏嘛,我明明写出来了,它就是不让我过关!”

我凑过去一看,搞明白了,写数字是有笔画讲究的,她没按那个笔画来,自然过不了关。

我说:“你得按人家示范的那个笔画来写才行。”她很愤愤:“不都是4吗?我这样写明明更简便!”我仔细一看,竟一时语塞,不得不说她那个写法确实更简便一点。

得,又是标新立异惹的祸。

(就是这个小环节)

这两个事儿,都是发生在孩子生活中真实的小事,看起来稀松平常,我却觉得很有意思,反复琢磨了好久。两件小事里,我看到了标新立异的代价。

“新”是个看似美好其实很残酷的词,因为它后面跟着个“异”。

说到标新,你可能马上就会想到乔布斯的苹果或者埃隆·马斯克的火星移民计划,但,其实你更应该想到的是乔布斯和马斯克被别人当成异类的时候。

用新的方式,走新的道路,就意味着与标准化分道扬镳。

孩子还好,拿千寻来说吧,虽然叠被子比赛没得到奖品有点小沮丧,但不到三分钟,她就把这事忘了,当我再问她的时候,她还是叨叨着她那没成功的新方法,在她的记忆里,新方法比奖品重要很多。至于数字游戏,为了闯关成功,她也会按标准笔画来写,闯关后却不忘强调:“还是我的写法更简便!”

不太能接受的反而是大人。

比如千寻姥姥就会说:“什么新方法啊,白猫黑猫抓住老鼠才是好猫,这么多同学都能叠好,就你叠不好?”

而我,也会抓住闯关不过的机会,教育她写字就是应该按标准笔画来(事后想想好像也没啥必要)。

为什么我们都知道创新好,落到现实中来,其实又很难接受孩子走新路?

是因为对不确定性的厌恶。

标准路径胜在确定性,它确定有人走过,确定走过的人里面多数可以成功,确定实现成功的方法,你只需要按照它给出的规范动作去做,做到极致,做到更好,就是赢家。

人们更喜欢标准路径带来的确定性,因为面对不确定性,大脑会产生挫败感,做出恐惧的反应。加州理工学院的神经科学家记录了实验对象做出毫无把握的决定时的大脑图像,发现随着不确定性的增加,实验对象大脑会把控制权转移到产生焦虑和恐惧等情绪的边缘系统区域里。

可以说,人的本能是拥抱确定性,排斥不确定性的。

小孩子能接受不确定性,是因为他们大脑中还没那么多确定的标准,而成年人,本身就生活在一个充斥着各种确定标准的社会里,受到的影响大得多,我们总是不自觉地在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之间,本能地选择确定性。

我还记得2002年有一部新加坡电影,一上映就成了当年最卖座的电影之一,在中国引起了广泛讨论,还被美国《时代周刊》极力推荐。这部电影名叫《小孩不笨》,它讲的就是当时的新加坡教育体系里,家长对确定标准近乎扭曲的执着。

在新加坡,孩子入学前,家长都会求神拜佛,祈求各路神仙保佑自家孩子千万不要进em3!

em1、em2、em3代表的是新加坡分级教育制度,em1的孩子品学兼优,em2是资质平平,至于em3,那就是无可救药了。

电影里一个叫国彬的12岁男孩,就是em3中的一员。国彬妈妈属于每天陪作业陪到搭支架的类型,为了儿子脱离em3,她把自己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辅导儿子功课上。

基本上每天晚上,国彬家都会做一道“菜”,菜名就叫“藤条焖猪肉”,国彬妈拿着藤条严阵以待,只要国彬做错题,就免不了吃苦头。

但国彬自己只痴迷画画,有时间就拿出画笔涂鸦。国彬妈妈不是看不见国彬的爱好,只是她也很痛苦,一边是不确定的路:画画将来能做什么,当画家吗,能成为画家的毕竟是少数吧,如果不能成为画家,又该找份什么工作,开画廊?成本很高啊……

一边是确定的路:努力脱离em3,争取迈进em2,只要能到em1就赢,名校、世界500强、金融精英……

和大多数家长一样,国彬妈妈思来想去,还是决心屏蔽掉不确定的路,走确定的路,不确定的路,代价太大、成本太高,确定的路,莫名给人一种安全感。

影片播出后,一位在新加坡生活多年的网友说:

无论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华人对教育的投入都是不惜代价,但同时,对教育的理解也是偏激的。

我理解的这个偏激,就是对确定性的过度追求。

我最近在读薛兆丰教授的《经济学通识》,试着把书中一些概念的解释,用到育儿中来,倒也恰到好处。 比如机会成本,准确的定义是你为了得到某种东西,会放弃另一些东西中的最大价值。同理,在育儿过程中过度追求确定性,相应就会失去那些藏在不确定性中的价值。

这两者同有代价,你以为少有人走的路太危险,代价太大,其实,走一条大家都熟知的道路,又何尝没有代价?

电影里,以国彬妈妈为代表,执着于要将孩子塞进em1的家长,他们一样付出了巨大的成本和代价。这些代价里,有大人紧绷的神经、焦虑的心态,也有孩子对未来的迷惘、对自己的失望。

当一个社会,整体都倾向于过度追求确定性,代价会更大。

影片里有一个镜头,我至今记忆犹新。

有家长去书店,想给em3的孩子找本练习册,书店老板大声笑着说:“读em3还要做什么练习题啊,反正都考不上大学的啦!”

当时的新加坡,会有父母禁止自己孩子和em3的孩子玩,如果em1的孩子和em3的孩子发生矛盾,老师也会先入为主判定是em3的孩子不好。

结果追逐em1的孩子很累,毕竟不可能人人都是精英,而em3里面,又有很多像国彬一样有天赋、并不笨的孩子被湮没。大家都不舒服,都不开心,都觉得有问题,却又停不下来。这和咱们中国家长当下面临的教育困境,何其相似。

想到这里,我就会觉得:

身为父母,敢于拥抱不确定性是多么重要,这很可能是帮助我们彻底解决焦虑的法门,如果,你在接受确定道路的同时,亦能包容其它小众道路,你对孩子很多行为的看法就会多一些纬度,自然不容易钻牛角尖。

而且,你知道吗,完全的确定其实是不存在的,很多确定的路径不过是当下的主流,谁也不知道未来是怎样,在拿破仑发现黑天鹅前,人们还以为所有天鹅都是白的呢!

金赞官网